彭桓武选择了拒绝:“当学术委员就得做学术委员的事-第一时间新闻-有趣新闻网
点击关闭

方向-彭桓武选择了拒绝:“当学术委员就得做学术委员的事-有趣新闻网

  • 时间:

工信部回应

人物簡介 彭桓武(1915—2007),物理學家。1948年當選為愛爾蘭皇家科學院院士。1955年被選聘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對中國第一代原子彈和氫彈的研究和理論設計作出重要貢獻。1982年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1985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95年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成就獎。1999年被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本報記者 陳 瑜)

這封更正信的發出時間是2006年11月16日。3個多月後,彭桓武走完了92歲的不平凡人生。

之後兩年,彭桓武照常參加學術委員會會議,每次都積極發言,給理論物理所提出了不少有價值的建議。但1997年初通知他來開會時,彭桓武卻說:「當初為了支持你們新領導班子,我才同意做半屆學術委員。現在我完成了任務,你們也幹得不錯,我就不當了。」

劉寄星只做過彭桓武半年多的半個研究生(受黃祖洽、彭桓武兩位導師共同指導),但他說,彭先生嚴謹求實的科學態度卻一直深深感染着自己。

??【編輯:李赫】

(圖片由實習生陸越繪製)2007年1月,上海出版的《科學》雜誌(59卷1期)最後一頁,刊登了一封更正信。信的作者是著名物理學家彭桓武。「貴刊2006年1月(58卷1期)登載我文《具有啟發性的廣義相對論》后,在繼續研究中,我發現該文中一等式(該期42頁左欄下倒數第12行)右側第三項的係數有錯,–N/2應為+N(N–3)/4。因而此後直至文尾段前的討論皆應作廢。」

1994年底,中科院理論物理所領導班子換屆重新組織學術委員會。時任理論物理所副所長劉寄星代表所里邀請彭桓武繼續擔任學術委員會委員。

「這是我發現的彭先生在正式科學刊物發表的最後署名材料,足以反映彭先生一生嚴謹求實的科學態度。」學生劉寄星說。

不出所料,彭桓武選擇了拒絕:「當學術委員就得做學術委員的事,理論物理所第一屆學術委員會就是我當初和何祚庥商量成立的,一個規矩就是不要只當委員不做事的人,而且我們給了學術委員會很大的權,要決定物理研究所的研究方向。我都快80歲的人了,物理髮展的許多新方向我都跟不上,怎麼去決定理論物理所的科研方向?」

「這件事說明,彭先生無論對任何事都嚴格堅持科學態度。」劉寄星感慨。

也許是后一句話的作用,彭桓武終於在邀請信的回執同意欄下打勾簽名,但補充了4個字——「只做半屆」。

劉寄星勸他:「方向是大家商量,又不是你一個人定。你是理論物理所的創建人之一,不當學術委員,別人還以為我們這屆領導連老所長都忘記了。」

今日关键词:古巴7.7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