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岚这样的社会精英对小凤雅家人这样的农民-胜芳新闻-油价新闻
点击关闭

爷爷网络-陈岚这样的社会精英对小凤雅家人这样的农民-油价新闻

  • 时间:

日航波音玻璃开裂

小鳳雅爺爺的一句話,或許道出了真相的某一面:「我們是普通農民,她是城市精英」。農民/精英這個未必準確的身份劃分,清晰地表達了兩個群體存在的巨大隔膜。這無非是說,陳嵐這樣的社會精英對小鳳雅家人這樣的農民,存在太多偏見。

如果說,網絡與短訊上的謾罵,還可以選擇性忽視,那農村輿論場對他們的冷漠,則徹底將這家人陷入孤立境地。這種與周遭生活環境的被動割裂,與人情冷暖的莫名變化,是一種更為嚴厲的懲罰。

有媒體報道稱,小鳳雅死後半年裡,謾罵和威脅聲,依舊像個幽靈,通過電話和短訊方式,傳遞到小鳳雅爺爺王太友和母親楊美芹那裡。且不論小鳳雅家人訴求合理與否,這種網絡暴力本身就是非正義的。

只是希望,當下一次類似慈善糾紛發生時,我們可以看到,在城市精英面前,底層的被救助者,能夠有更多發言與辯解的機會,而不只是蜷縮在一隅,被誤解,被「指控」,被堵塞了任何伸張尊嚴的機會。

小鳳雅家屬訴陳嵐案:精英想象勿踩踏底層尊嚴

應當說,這起訴訟的最終走向如何,還是要看法律的依法裁決。但是,從小鳳雅爺爺一直強調的「尊嚴」與「清白」中,我們或許可以感受到他們對公正的強烈渴望。

在熟人社會的農村,於一個樸素的家庭而言,這是一種無聲的懲罰。而村民輿論評價的驟變,在他們看來顯然是不公平的。某種程度上,擺脫在村民中的負面評價,可能才是他們此番起訴陳嵐的更大動機。王鳳雅爺爺說,「當我勝訴,陳嵐向我道歉時,我就可以拿着判決書,大聲宣告我們是清白的了。」這句話所陳述的對象,正是當地村民。

但不論陳嵐與小鳳雅一家之間橫亘着怎樣的天塹,是非曲直都要歸於法律。

這場訴訟是小鳳雅一家的「尊嚴之爭」

某種程度上,正是她所謂的「理想」,才導致了小鳳雅家人苦苦追尋「尊嚴」的窘境。兩個看起來都極為正面的詞彙,在立場對壘的雙方那裡,變成了一組矛盾體。

所以,不管法院的判決結果怎麼樣,我們都應該尊重這家人找尋尊嚴的努力,這首先是他們的權利。

就像奉俊昊新作《寄生蟲》所呈現的那樣,台階上層的僱主一家,把下雨當成情趣;台階下層的宋康昊一家,遇到下雨就如遇災難,毫無容身之地。基於兩種生活經驗的價值觀發生碰撞,有時候總是難以避免。

□王言虎(媒體人)

以前,小鳳雅爺爺王太友是真正受人「尊敬」的,走在路上,熟人見到都要先「敬」一支煙,然後再一起聊天說活,但現在多數人選擇「敬而遠之」。

對這次訴訟,前一天晚上,被告陳嵐就在微博上表示,她一定會出庭應訴,她表示此舉是為保護「千千萬萬患病兒童的醫療權和生存權」的理想而鬥爭;但陳嵐口中的「理想」在小鳳雅家人那裡,得到的回應是「毫不理解」。

自「小鳳雅之死」事件以來,圍繞這家人「詐捐」、「虐待」、「棄療」、「重男輕女」的質疑一直未曾停止過,小鳳雅母親楊美芹甚至患上了抑鬱症。為了清白與尊嚴,小鳳雅家人決定起訴這場輿論風暴的始作俑者陳嵐,討要一個公正的說法。

王鳳雅事件,其實發展到現在,對其中的細節與糾葛,都缺乏一個權威說法。但是,陳嵐甫一介入,就給這家人蓋上了「虐待兒童」的戳。她可能是抱有善款被濫用的擔心,但在缺少調查的情況下,這種認定無疑是一種武斷判定。儘管後來陳嵐在微博上向這家人表示道歉,但不久之後,道歉又被刪除,足見她心中的隔膜仍未消除。

視點不論陳嵐與小鳳雅一家之間橫亘着怎樣的天塹,是非曲直都要歸於法律。

2019年8月14日,王鳳雅去世一年之後,其家屬訴微博大V、作家陳嵐侵犯名譽權案,在上海開庭審理。這將「小鳳雅之死」再次帶回到公眾視野內。

這種不太客觀的想象,來自兩個階層迥然不同的生活經驗。陳嵐作為知名作家,屬於典型的精英階層,她未必能理解農村人面對貧困與疾病時的無助;同樣,作為社會底層的小鳳雅一家,對來自精英階層的「莫名指摘」,同樣也會覺得是一種冒犯。

基於兩種生活經驗的價值觀碰撞

這種渴望,首先源於在輿論場中雙方話語權的嚴重不對等。從去年事件發酵開始,面對網友的指責,小鳳雅家人就一直在否認與辯解,且得到當地相關部門的背書。但在鋪天蓋地的網絡聲討中,這個普通農村家庭的聲音就像沉默的螺旋,淹沒在被大V帶動起來的群情激憤中,缺少同情,匱乏理解,讓他們一家,在這一年中經歷了很多煎熬。

今日关键词:北京高院 申请 延期开庭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