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非法加工-烟草专用机械(烟机)是用于卷烟加工的专门机器-石家庄新闻联播

  • 时间:

乔碧萝全网黑名单

仙居縣公安局立即抽調經偵、技偵、網偵、信息等警種精幹警力成立專案組,全力展開偵查。

為逃避打擊,李某福洽談業務採用的都是網絡語音或黑卡通話,談妥后立馬刪除記錄;錢款來往大都採取現金支付;煙機採取來單加工,從不囤貨,這次現場被查扣的整機是因收貨方遭遇變故,臨時要求暫緩發貨;併為工作人員配備專用通訊設備,防備走漏風聲。

經查,這是一個家族式為主的犯罪團伙,主要犯罪嫌疑人大都為溫嶺人。李某福,40歲,2012年曾因非法生產銷售捲煙機被判刑,為非法獲取暴利,於2017年重操舊業。

專案組發現非法生產窩點位於仙居的幾處民房中,而這些在民房裡拼湊而成的煙草專用機械被犯罪團伙以層層加價的形式,最終以30-40萬元的價格銷往湖北、廣西、福建等地及國外客戶。

安排其父母長居仙居,統一負責安排工人食宿,統一發放通訊工具,早晚定時接送及三個生產窩點的日常管理工作。

一切準備妥當后,一旦接到訂單,「工廠」就會高效運轉起來,李某福將王某華等人加工好的煙機部件和其他渠道購買的零配件,通過物流的方式發到仙居三個生產窩點進行組裝,成品煙機組裝好后,再通過物流的方式發到中間商夏某等人指定的地點或接頭人,一層層轉移銷售至全國各地及海外。

據悉,煙草專用機械(煙機)是用於捲煙加工的專門機器,按相關規定,必須是持有煙草專賣生產許可證的企業才能生產銷售,其他任何私自製造售賣煙草專用機械都是違法的。

圖為:警方查獲現場。仙居公安供圖

中間商之一夏某,湖北襄樊人,原先就是做煙機銷售工作。其供述,李某福製造出來的煙機每分鐘能生產200支香煙,但多位買家反映質量差,不大好用。不過儘管如此,銷路還是不差。經他手的煙機分別銷售至福建、廣西等地,每賣出一套成品煙機,夏某可從中獲取數千元至一萬元不等的中介費。

此外,警方查證發現,被李某福雇傭的谷某某、陳某某等人都曾在湖北某國營的煙草專用機械廠工作過,有維修和裝配煙草專用機械的技能。他們不僅知道如何組裝,對煙草專用機械是由國家專營專賣這一點更是清楚不過。之所以明知故犯,因為每裝配好一套機器就能得到1萬元的報酬,而裝配一套機器僅需三五天的功夫。

以年薪6萬元招募其姑丈、叔叔到仙居分別負責煙機整機包裝偽裝工作和平時零部件配送、打下手及後勤保障工作。其從事燈飾生意的妹妹李某娥則主動擔負起線上線下打款、收款工作。

圖為:警方查獲現場。仙居公安供圖

李某福在溫嶺找來從事機械加工的兒時玩伴王某華、王某方等人負責為其生產加工煙機特定部件,其他零配件從全國各個渠道購買;在仙居中橋頭村、石牛村、杜婆橋村租下三處民房,用於加工和組裝場地;招募原先國營專業捲煙機械廠工作技工負責整機裝配,聯繫中間商找買家,談價錢,確認收貨地址。

今年5月,仙居警方接到台州市公安局轉發的公安部下發線索稱,有人在仙居實施制售煙草專用機械的犯罪行為。

7月24日,專案組會同煙草部門在湖北襄樊、浙江溫嶺、仙居三地進行統一收網,抓獲犯罪嫌疑人李某福等10人,搗毀生產加工窩點3個,查繳已包裝的成品煙草專用機械3套,及手機、電腦、交易賬本、機械工具等大量用於制假的作案工具和部分現金。

至於煙機最終具體銷往何處,夏某說他也不清楚。因為接頭時雙方都很謹慎,都是通過好幾層中介人,且每次都是中途交貨,最終的買家不會讓他們知道,而夏某和李某福也很默契,從不細問。

作為老闆的李某福告誡過所有人「這個事是違法的」,要求大家平時不要亂講,若鄰居或房東一旦問起就說機器是生產塑料粒用的。

目前,警方已初步查明李某福等人至少已非法生產銷售了20餘套煙機整機和部分重要部件,涉案金額1000餘萬元。但此案牽涉面廣,李家等人只是眾多環節中的一環,其上下家遍布全國,此案還在進一步偵查中。(完)

被雇者大多有捲煙機械方面或機械加工從事經歷

全家總動員租房僱人非法製造煙草專用機械

在上級公安機關相關警種的技術支撐下,經過兩個多月的縝密偵查,逐步釐清了犯罪團伙成員脈絡,掌握了涉案資金流向、交易方式等詳細情況。

台州8月13日電(記者 范宇斌 通訊員 曹紅兵)浙江台州有這麼一大家子人,明知私自製造售賣煙草專用機械犯法,卻為謀取暴利,爹媽、兒子、女兒、叔叔、姑丈,全家總動員,分工精細,「一條龍」非法制售煙草專用機械。13日記者獲悉,台州仙居警方聯合煙草專賣局打掉一非法制售煙草專用機械犯罪團伙,10名犯罪嫌疑人被拘。

銷往全球的煙草專用機械在民房裡拼湊而成

今日关键词:吴谢宇承认弑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