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长安西安-剧迷不仅要花更多的钱购买“大结局-TVBS新闻台

  • 时间:

杨幂终止合作

劇中第六集中,葛老心心念念的何家村金器在現實中真實存在,如今「藏身」于著名的陝西歷史博物館。何家村金器於1970年出土,共有文物1000多件,其中被定為國寶級文物的有3件,定為國家一級文物的有數十件,其中,大多都是唐朝宮中御用之物,代表了當時工藝品的最高水準。數據顯示,陝博半日游產品人氣日前增長60%,因為參觀人數眾多,陝博近期已採取限流政策,遊客都需要在網上進行提前預約。

讓充值會員也額外花錢買大結局,這一波帶有「割韭菜」性質的操作,也招致劇迷批評聲一大片。這條微博直接被粉絲罵出了「百萬差評」,6小時100萬條評論。有的網友則認為這樣做劇情會被提前劇透,「掐斷了自己暑期追劇的快樂源泉」。

大結局創新「圈錢」:劇迷因「等不了」多花8000萬

打響花式營銷,爆款劇玩轉「大結局」

劇集強勢「帶貨」:帶火西安旅遊,陝西歷史博物館也要限流了

這個夏天,絕對的爆款《陳情令》讓不少劇粉看劇看到「上頭」。大結局本該在8月14日放出,但是騰訊視頻卻推出了一種創造性玩法,那就是「超前點播」,簡單說就是「花錢提前看結局」。

即便同檔期電視劇、網劇中不乏《宸汐緣》《陳情令》《九州縹緲錄》和《親愛的,熱愛的》《小歡喜》這些很「能打」的對手,《長安十二時辰》依然在零宣發、零預熱的前期運營中,殺出一條血路。

播出平台已開始效仿「偶像運營」「粉絲運營」的邏輯來搞大劇營銷、宣發,大搞「劇迷經濟」。劇集實現造星,無論是劇集配樂OST售賣,還是周邊衍生品開發,都成為「劇迷經濟」最大化的手段。《陳情令》的國風數字專輯上線九小時,銷售額就突破了300萬元。

一旦「劇迷」觀劇上癮,即便是掏再多的錢,也會有人為這種花樣翻新的營銷埋單。這種花樣翻新的營銷模式,對於平台方來說,是打破了會員、廣告等傳統盈利模式的一種創新,而對於劇迷來說,無疑是開啟「下血本」追劇。

大結局揭曉操盤手:「毀掉長安」的「鍋」徐賓「背」了

作為陰謀的編織者,徐賓心境極其複雜。在趙魏看來,這是個心懷政治理想的夢想家,但在腐朽垂死的帝國官場,註定難以遇見真正懂得他的人。「徐賓靠一己之力編織這麼大的陰謀,所有人都是他棋局裡的棋子。他不像龍波,有一幫蚍蜉兄弟,有魚腸,為了理想奮鬥,但徐賓沒有,他就是靠着一腔熱情、靠對大唐的美好憧憬去做一件沒人理解而且被人唾罵的事,對於他來說,非常孤獨。」張小敬是他的神交摯友,但為了他的抱負,他把唯一的朋友,也扔到這個陰謀漩渦中去。

優酷獨播的《長安十二時辰》也在大結局上做文章。播出平台方在西安、杭州等多個城市為會員舉辦提前看《長安十二時辰》大結局的線下活動,幾十萬用戶也用點亮「仙燈」的方式「守護」《長安十二時辰》,期待大結局,吸引觀眾充值變身會員。

目前來看,雖然被劇迷罵,但《陳情令》起了一個不錯的開頭,未來效仿「大結局付費」的劇作可能會越來越多。業內人士認為,將來超級熱播劇很可能按單集付費點播的方式,與觀眾見面,也就是看一集花一集的錢。說不定到最後,劇迷不僅要花更多的錢購買「大結局」,熱劇花絮也可能要收費。

平台之所以在熱劇的大結局上做文章,是因為意識到大結局列入營銷計劃或單獨銷售,可以提前鎖定一部分額外的收益,讓一部劇的收益做到最大化。

隨着該劇的熱播,無論是服飾、儀制、器物,還是集市、里坊,都引起熱議,也令古城西安的旅遊熱度不斷升溫。與影視劇相關的歷史文化類景點,如陝西歷史博物館、大唐芙蓉園、華清宮、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等人氣不斷走高。

根據活動規則,會員可以超前點播,一共6集,每集6元。但如果你一次性打包全部購買,只需要花30元。不過,有網友希望單獨購買大結局過過癮,中間那5集等正式更新再看。但點開發現大結局不單賣,解鎖剩下的部分需要多花30塊。

徐賓精通的大案牘術,就是現在的大數據處理方式,各種信息檔案錄入后,通過信息採集梳理,找到接近完美的答案。因此,徐賓台詞很多,要花很多時間背說明書和名詞解釋。此外,徐賓長着一張敦厚和氣圓臉,為了讓他像從「唐畫里走出來的人物」,趙魏在劇組敞開吃面吃胖了20斤。

《長安十二時辰》,不僅複製了《琅琊榜》的熱度,而且引發了更多關於細節的討論。在屢屢被詬病服裝造型、道具置景與歷史相去甚遠的古裝劇類型中,《長安十二時辰》前所未有地收穫了從普通觀眾到業內人士的讚譽。

該劇豆瓣一周華語口碑劇集榜NO.1,「本周豆瓣評分已超過20萬人,且穩定在8.6分,成為史上第九個評分超20萬人的電視劇。」上一部這樣引起全民討論的「國產古裝神劇」要屬《琅琊榜》。

IP開發玩出新花樣:效仿「粉絲運營」,未來追劇要花更多錢?

雖然不少粉絲對騰訊視頻這次的「點播操作」極為不滿,但對於整個視頻網站行業來說,《陳情令》上演了一出精彩的「IP開發大戲」。究竟為何觀眾會如此「上頭」呢?說白了,在劇情的推動與宣發團隊主動「放料」的過程中,所有觀眾共享一套從線上延伸到線下的「劇情」,形成「想象的共同體」,大家看劇時的彈幕互動、社交網絡的觀劇心得分享、視頻創作等都實現了參與感。

熱播網劇《長安十二時辰》昨日迎來大結局,幕後大BOSS揭曉又激發齣劇粉的參与熱度。日前,席捲社交網絡的爆款古裝劇《陳情令》也以「花錢提前看大結局」引發熱議。這年頭,隨着熱播大劇網絡營銷的日益成熟,不僅通過上演「IP開發大戲」,讓劇迷參与話題互動,還打響花式營銷戰,賣定製會員和周邊,收割劇迷。販賣大結局,即便是充值會員也需要額外花錢購買提前釋放的最後幾集,這讓平台輕鬆拿下幾千萬收益。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楠

數據顯示,該劇播出后,原著小說的銷售量上漲了8倍。而身為西安人曹盾的一些美食小私心,也讓西安美食成為網紅。張小敬在劇中大快朵頤的火晶柿子、水盆羊肉、胡餅等西安美食的銷售量大漲。數據顯示,在淘寶上火晶柿子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95.79%,水盆羊肉在北京地區的外賣訂單量環增133%,飛豬上西安旅遊周預訂同比提升27%。

但有人罵,也有人買賬。《陳情令》大結局放出19個小時,已有超260萬人付費,平台在一夜之間吸金近8000萬。「微博我也罵了,但是真的忍不住掏錢了,一分鐘都等不了」,這則回復被頂上了豆瓣鵝組《陳情令》討論帖的「最贊回復」,大多數劇粉都經過幾番糾結,最終為「結局」買單。

大結局中,幕後主使終於浮出水面:居然是靖安司「人形數據庫」、長安第一書獃子宅男、「死不了」的徐賓。到劇集臨近尾聲,徐賓陰謀家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但對於已經對這個在故事前期熱血又忠誠的「好人」產生感情的觀眾來說,這依然是個巨大反轉。揚子晚報記者昨日採訪了演員趙魏。他笑說,媽媽是南京人,自己算半個南京人。

進組后,劇本一直在修改。最後那場揭露身份的戲,在開拍前一個星期,趙魏才拿到定稿。這也是讓趙魏演到「瘋魔」的一場獨角戲——一個人在所有人面前,把真相一一復盤。

最初的劇本,有「長安大數據」之稱的徐賓死於靖安司那場大火中。之前,趙魏因角色三次登上熱搜,「徐賓死了」「徐賓死了嗎」「徐賓沒死」。趙魏說,「劇本里徐賓是個老好人,對張小敬也非常忠誠。但是,後來出了新規定,不能隨意改編歷史人物。所以『毀掉長安』的鍋其他人都背不了,導演和編劇環視一周,只有徐賓可以背這個黑鍋,畢竟他是虛構的。」

趙魏也和記者透露了拍攝趣事。和導演曹盾合作了好幾部戲,成為挺好的朋友,徐賓笑說,「本來曹盾要出演徐賓父親這個角色,想到開拍時『驚嚇』我,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原來他發現一對着鏡頭演戲就『暈鏡』。他還是適合待在監視器後面。」

今日关键词:山东台风暴雨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