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这个自费生在应天府学就读时能花多少生活费-上海新闻晨报-汉南新闻
点击关闭

小学官学-范仲淹这个自费生在应天府学就读时能花多少生活费-汉南新闻

  • 时间:

钟南山谈肺炎

《宋史》里描寫過官學里的自費生現象:「有司拘以定額,士遊學校不被教養于學者,尚多有之。」有關部門受指標限制,學生數量一滿,就不再給新來的學生註冊學籍了,所以就有很多自費在官學就讀的學生。

范仲淹念書時 每月有多少生活費?

按照行政等級劃分,官學還可以細分成直屬於朝廷的太學、國子學、四門學,以及各府管轄的府學、各州管轄的州學、各縣管轄的縣學。

宋朝官學的學籍指標很少,還拿宋徽宗在位時舉例,每個縣只能有一所縣學,每所縣學的學生定額是三十人到五十人;每個府也只辦一所府學,每所府學的學生定額是一百人到一百五十人。超過這些定額,只能自費。

《村童闹学图》 仇英

因為沒有中學,所以小學的就讀時間就變得很長,少則五六年,多則十幾年。因為小學就讀時間長,所以宋朝的小學生年齡差別就很大。宋徽宗在位時,首都開封國立小學共有一千名學生,年齡最小的才六歲,年齡最大的竟然有三十三歲。為什麼會有三十多歲的小學生呢?一是因為有的學生入學很晚,十幾歲才上小學;二是因為有的學生程度太差,學十幾年還不能學完基礎知識;三是因為當時的小學生並不僅僅是小學生,還包括很多相當於中學生的「小學生」。

當然,范仲淹除了吃飯,還要穿衣、看病、購買紙筆。這些開支過於瑣碎,很難統計,不過我們可以間接推算。查宋神宗在位時建康(今南京市)府學的補貼標準,每名「上捨生」(在籍學生當中成績最優異的)每月可以領到三百文的生活補貼,每名「內捨生」(在籍學生當中成績中等的)每月可以領到兩百文的生活補貼。如果范仲淹想按「內捨生」的標準去生活,只需要在每月兩百多文的飲食開銷之外再加上兩百文錢,總共也就是四百多文而已,摺合人民幣大約四百塊錢。

千古名臣范仲淹,當年曾是自費生

宋朝斥資興辦官學,是為了培養人才,不是為了培養只會花錢的廢物,所以太學和府學里都有頻繁的考試。每月一小考,每季一大考,每年一終考,以成績劃分等級,成績好的學生成為「上捨生」,成績差的學生成為「外捨生」,成績中等的學生成為「內捨生」。上捨生和內捨生的補貼高,外捨生的補貼低,甚至不給補貼。

前面說過,范仲淹每天只吃兩頓冷粥,用鹹菜疙瘩下飯。那時候,他二十歲掛零,正是能吃的時候,按照宋朝成年男子的正常飯量,每天大約要吃掉兩升米,把鹹菜算進去,總共相當於三升米。

跟現在比,宋朝官學的規模很小。宋徽宗在位時,拚命擴大官學的規模,把全國二十四個省級行政轄區(當時叫做「路」)的府學、州學、縣學統統加起來,再算上等級最高的太學,擁有學籍的學生總共才十六萬七千六百二十二人,而且這是宋朝官學的巔峰時期,此後全國官學的在籍學生數量始終在十萬人以下。

然後范仲淹單槍匹馬來到當時的南京應天府,也就是現在的河南商丘,憑藉優異成績考進應天府的府學。那一年,他二十三歲。

如果是家境富裕、生活奢侈的學生呢?那開銷就大了去了。南宋中葉,一個名叫羅大經的學生進太學讀書,發現一些太學生花錢大手大腳,嫌公共食堂的飯菜不好吃,自己花錢請廚子,偶爾還去外面酒樓聚餐:「亭榭簾幙,競為靡麗,每一會飲,黃白錯落。」房間布置得非常豪華,宴席上用的都是金銀器皿。

我們來給宋朝學校分分類。按照就讀年齡和教育程度劃分,宋朝的學校可以分成小學和大學。在宋朝,正常標準是八歲入小學,十五歲入大學。小學主要學基礎知識,例如認字,練字,學習《三字經》(成書于宋朝)、《百家姓》(成書于宋朝)、《千家詩》(成書于宋朝)、《千字文》(成書于南北朝)等啟蒙讀物,接觸《論語》、《孟子》、《易經》、《春秋》等儒家經典,附帶學一些詩詞韻律和計算技能;到了大學,開始深入學習儒家經典。

有小學,有大學,那中學哪去了呢?對不起,宋朝沒有中學。事實上,整個古代中國都沒有中學,人們讀完小學,就直接讀大學。

二十六歲那年,范仲淹得到應天府學的推薦,進京參加禮部考試,順利通過;第二年又參加殿試,金榜題名;第三年參加「銓試」,也就是國家公務員選拔考試,再次通過;二十九歲那年,他獲得了做官的資格,被派到安徽亳州做官,將母親接到了任上。

宋朝沒有中學,上完小學就上大學

後來范仲淹當上大官,用積攢的俸祿在祖籍蘇州買下幾千畝地,為蘇州范氏家族創辦了一所義學,讓所有該入學的范家子弟都能免費入學。

我為什麼強調「在籍學生數量」呢?因為宋朝官學里還有一大批學生是沒有學籍的。沒錯,他們在太學、府學、州學、縣學里讀書,但是並沒有被官府統計在冊。因為沒有被官府統計在冊,所以他們享受不到官府的補貼,他們是真正的自費生,平均開支自然要比在籍學生多一些。

我們可以推想一下:范仲淹學習那麼刻苦,考試成績必定優異,他剛進應天府學時確實是自費生,可是他每次考試都得優等,府學領導也許會高看一眼,破例給他註冊學籍,讓他得以享受上捨生或者內捨生的生活補貼。

范仲淹的故事非常勵志,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當年他在應天府學讀書時,完全是自力更生解決伙食問題的。按照宋朝的教育制度,府學里的在籍學生除了學費全免,還能享受免費伙食,甚至還有「燈油錢」、「薪炭錢」之類的生活補貼。如果過日子節儉一些,不但不用花自己的錢,甚至還能把一部分補貼省下來寄給家裡人。可是范仲淹呢?每天兩頓飯,自做自吃,過着冷粥就鹹菜的艱苦日子,為啥?因為他沒有學籍,因為他是一個自費生,享受不到免費伙食,領不到生活補貼。

比如說,范仲淹年輕時就是一個自費生。

范仲淹在商丘官學晝夜苦讀,學到打瞌睡,就用冰冷的井水來提神。他脫離了朱家的供養,斷絕了經濟來源,所以衣食拮据,生活上十分節儉。根據宋人筆記《東軒筆錄》記載,范仲淹自做自吃,一天只吃兩頓飯:每天睡前熬一鍋粥,第二天早上,粥會凝結,他切成四塊,用布包起來,帶到應天府學,上午吃兩塊,傍晚再吃兩塊。冷粥寡淡無味,他只能用鹹菜疙瘩下飯,天天如此。

第一,范仲淹在應天府學讀了好幾年書,如果沒有生活補貼,每天都是兩頓冷粥就鹹菜,腸胃肯定受不了;

那為什麼不多辦一些官學,多預留一些定額呢?原因很簡單:辦學需要花錢,養學生需要花錢,宋朝官府財力有限,能在全國範圍內養十幾萬公辦學校的學生,已經很不易了。

要想知道宋朝學生的生活費,首先必須搞清楚宋朝都有哪些學校,因為學校不一樣,花錢的地方也不一樣。

范仲淹◎李開周前段時間有一個熱門話題:大學生一個月要花多少生活費,才算正常標準呢?有人說,至少兩千;有人說,一千元足夠了;還有人說,在消費比較高的一線城市讀書,每月三千都得勒緊腰帶。

北宋中葉正常年份,一升米售價三文錢,三升米就是九文錢,一個月三十天,吃飯這方面的開支總共不到三百文。拙著《君子愛財:古代名人的經濟生活》考證過北宋中葉銅錢的綜合購買力,一文錢相當於現在人民幣八毛,三百文就是兩百多元。也就是說,如果不考慮其他開銷的話,范仲淹每月生活費最多兩三百元就夠了。

南宋中葉通行紙幣,通貨膨脹現象嚴重,一頓上好的宴席就要花幾百貫,也就是幾十萬文。按照綜合購買力折成人民幣,即使以一貫紙幣只等於人民幣十塊錢估算,聚餐一次也要造掉幾千塊錢。

之所以這麼推想,有兩個理由:

今天我們把這個話題往前延伸一下,延伸到千年以前的宋朝,看看宋朝的學生一個月能花多少錢。

窮學生幾百文能吃飽,富學生幾萬文不夠花

現在我們來估算一下,范仲淹這個自費生在應天府學就讀時能花多少生活費。

范仲淹兩歲喪父,他母親帶他改嫁到一戶姓朱的有錢人家。兩歲大的孩子,當然沒有記憶,他在朱家長大,在朱家的家塾里讀書,一直以為自己就是朱家的子孫。直到二十歲那年,他勸朱家的兩個同輩兄弟不要鋪張浪費,人家非但不聽,還嘲笑他:「吾自用朱家錢,何預汝事?」(南宋樓鑰《範文正公年譜》)俺們花的是俺朱家的錢,跟你這個外姓有啥關係?聽聞此言,范仲淹大驚,開始調查自己的身世,才知道他不姓朱,而是姓范。

知道了身世以後,范仲淹不齒于寄人籬下,背上書箱離家出走。他母親跑出來追他,他說:「母親不要擔心,兒子可以自立,等兒子金榜題名那天,再回來接您。」

如果按照出資人來劃分,宋朝學校又分為官學和私學。官學是政府辦的,政府出資(也接受私人捐贈),非常正規,有嚴格的經費預算和指標限制,不是誰想上就能上的;私學是民間辦的,私人出資(某些私學會得到官府補貼),包括學界大佬和退休官員創辦的書院,包括地方士紳創辦的義學,包括有錢之家內部搞的家塾,也包括在城市和鄉村裡星星點點的私塾。

第二,范仲淹最後是被府學領導推薦到京師參加禮部考試的,如果他最後沒有註冊學籍,不太可能得到被推薦的機會。

今日关键词:粉丝要金钟大退队